贵州大方拖欠教师4.79亿工资发放 举报者怕"被算账"


9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发布的通报。

乌蒙信合公司社员证上印着“入社自愿、退社自由”。

大方县教师银行账户陆续收到被欠工资。

9月9日,教师节前夕,是去年才实现脱贫摘帽的贵州毕节大方县补缴完毕拖欠教师4.79亿元工资津贴的最后期限。

9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发布一则《关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 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通报》。其中披露,该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

从今年8月末起,在课间与下班路上,大方县的教师们频繁接到通知核对银行卡信息。被拖欠的绩效工资、各类津贴补贴、“五险一金”,5年来日积月累,赶着在数日之内悉数发放。当地有教师短短几天之内收到的款项,相当于他过去8个月的实发工资。

平均每人被欠数万元

“这几天感觉(工资津贴发放)都挺快的。”余筝在大方县长大,在县里一所中学教英语和政治,工作了19年。

2015年起,余筝和她的同事们就发现,农村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的发放开始时有时无,“到后来直接停了”。余筝向南都记者表示,她2019年的绩效工资约有7200元,今年8月底才收到,“以前他们都说财政困难,叫我们理解。”

余筝表示,5年来,她拿到的年度目标考核只有2018年的6000元,还分了两次发。多名大方县教师向南都记者指出,周边地区教师的年度目标考核发放水平约一两万元。

同样是在2015年,小学教师任文宇和同事开始被拖欠绩效工资和“五险一金”等。他向南都记者表示,自己5年来的目标考核奖总共也只有6000元。

拿着5000元的实发月薪,独自供着儿子上高二,余筝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遇到大事都借钱用,孩子要开学的时候,也借钱(给生活费)。”

根据国务院的督查情况通报,大方县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补贴18031万元,其中包括2019年绩效工资6336万元、第13个月工资2541万元,2015年至2019年乡镇工作补贴8100万元,2020年乡村生活补助1054万元。

这些拖欠款项落在大方县的教师头上,数额为每人数万元。“我们老师都比较穷,拖欠越积越多,好多老师都实在生活不下去了。”余筝向南都记者表示,这几年来,好几位前同事都是因经济原因离职。

任文宇在一所乡镇小学里教语文和英语,他向南都记者表示,由于教师紧缺,他所在学校的教师们普遍都教两三个科目,加上各种琐碎的任务,他只能早晨6点出门,晚上11点回家。

“存款才发钱”成导火索

2019年4月25日,贵州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该省2018年18个县(市、区)实现脱贫摘帽,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大方县是其中之一。该县有教师向南都记者表示,那时候收不到目标考核奖,“还以为是财政有钱就发了,没钱就不发。”

即使是大方县教师维权群的群主高林,在今年以前也并没有对此进行深究。

大方县安乐中学体育教师高林向南都记者表示,在他眼里,该县今年要求教师们向一个合作社存款,是引燃矛盾的导火索。

“今年5月,开会叫我们往乌蒙合作社里存钱,只有存钱才能拿到绩效工资。大家觉得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我于是就建了群。”他向南都记者表示。

天眼查数据显示,大方县乌蒙供销信用合作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乌蒙信合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股权穿透显示,该公司有6名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大方县财政局,总股权比例为74.27%。

据国办督查室通报,大方县教育科技局通过会议部署等形式,要求教师按照不低于被拖欠的2019年绩效工资、第13个月工资的2.5倍金额存款入股当地政府发起成立的乌蒙信合公司,以此作为发放拖欠绩效工资等款项的前置条件。

南都记者获取的一份文件显示,大方县某镇甚至拟定了奖惩机制,对于能超额存款的教师,按所超额度的3%奖励现金,并在年终考核中予以加分,“奖金从不能完成存款任务的教师处提取”。

以上比例意味着,如果2019年的绩效工资、第13个月工资合计有2万元,需要存入5万元才能取出。

一直不愿意按要求存款的高林就迟迟没有拿到2019年的绩效工资。任文宇向南都记者表示,他除了家里生活开支还要还车贷、房贷,“一个月基本工资才4989元,我们哪有那么多钱?”

国办督查室的通报指出,乌蒙信合公司控股股东为大方县财政局,通过调整股权结构设置、突出“供销信用合作”宣传等手段规避法律风险和行业监管,在无任何金融牌照、不具备开展股金服务资格的情况下,违规开展所谓“社员股金”服务业务,变相强制吸纳教师存款并许诺支付9.8%-12.8%的高息。

维权群很快满员。各校的教师列出自己住房公积金、医保的缴纳记录,一直不知道如何查询的高林这才发现,他的“五险一金”近两年也没有被按时缴纳。

与县教育科技局协商无果后,高林、任文宇和余筝等老师登录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反映问题。

违规截留困难学生补助

乌蒙信合公司成立之后,拖欠资金的雪球越滚越大,卷入的还有贫困学生们的补助。

除了教小学语文和英语,任文宇还负责困难学生补助名单统计。他告诉南都记者,学校800多个学生里,有200多个在领取补助。走读的贫困小学生每人每期可获250元补助,住校学生的标准则是500元。

今年6月,任文宇进村入户做精准扶贫,通知家长们6月底可以到乌蒙信合公司激活账户领取该补助。但是,账户里有50元不能取,虽然感到不对劲,他还是按要求补充说明:“如果取了,下一次给你们打钱就打不上去了。”

经过代发补助的乌蒙信合公司后,走读的小学生只能取到200块钱,住校生只能取到450元——每人都被截留了50元的“入社资格股金”,而这是学生们当时的唯一取款途径。

据国办督查室通报,210多万元困难学生补助就此被违规截留。

迟到的工资和津贴

9月4日,国办督查室发布一则《关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 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通报》,让大方县成为全国焦点。

也是在这前后一段时间,数年间的劳动应得终于陆续发放到了老师们手中。

2020年8月底,大方县一名中学美术老师唐墨突然接到原任职乡镇学校财务的来电,让他回去领一张卡。这张印着“入社自愿、退社自由”的乌蒙信合公司社员证里,约有600元的乡村生活补助。

唐墨才想起,2017年,他曾在县里一个乡镇学校任教一学期,其间有资格获发该补助。他一直以为不可能拿到了。

维权群群主高林向南都记者表示,漫长等待过后,8月31日的晚饭时间,在短信提示音中,大方县的教师们都激动了,“这个工资上了!那个工资上了!”

高林也收到了2019年的绩效工资七八千元,加上13月工资和一些乡镇补贴,共一万多元。即便如此,实名公开维权的他还是被家人埋怨,不应该“出风头”。

8月25日,乡村生活补助到账的当天,余筝就赶紧排队把钱取了出来。8月31日,约一万元的绩效工资和13月工资汇入她在贵州银行的工资账号。9月7日晚,她又收到了乌蒙信合公司退回的50元“入社资格股金”。

她向南都记者表示,这些迟到的工资和津贴让她看到希望。

“举报者”怕“秋后算账”

随着银行短信频频弹窗,9月7日,任文宇的2019年绩效工资7800元、60个月的乡村生活补助1.2万元、21个月的边远津贴5460元接连到账,住房公积金账户一下子补缴了17个月共1.8万元……短短几天之内收到的,相当于他过去8个月的实发工资。面对瞬间充盈起来的账户余额,任文宇却依然忐忑,作为参与维权的教师之一,“心里面非常害怕。感觉这个事情搞大了,大方(县)出名了。”

过去5年,任文宇一直靠着基本工资每月4989元生活。他向南都记者表示,不管钱发不发,“反正我这几年已经熬过来了”,他怕的是“秋后算账”。身边已有同事因“乱举报”被点名、约谈,压力之下,他闪过辞职的念头,但是“上有老,下有小”,都是战战兢兢坚持下去的理由。

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大方县曾有老师因向政府反映相关问题被处分,还有不少老师遭到解聘威胁,县城老师被威胁调到边远村小,不准参加职称晋级和评优。即使被国办督查室点名后,当地仍有教师因在朋友圈转发国办督查室通报而被相关部门电话警告。

与此同时,大方县所拖欠、挪用资金过去5年间的去向仍不明晰。

据中国政府网9月6日消息,国办督查室通报后,贵州省开展整改和查处工作,决定对大方县政府县长作停职检查处理,对该县分管财政工作和分管教育工作的两名副县长作免职处理,并确保大方县拖欠的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贴补贴、欠缴教师的“五险一金”于9月10日前补缴到位。

此外,贵州已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大方县督促整改和开展查处工作,对大方县违规挪用的3.4亿元教育专项经费,确保年底前全部归还到位。

(应受访者要求,余筝、任文宇和唐墨为化名)

采写:南都记者 林子沛

受访者供图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